您当前的位置 :旅顺口新闻网 > 数码 > 中共的高级绝密自杀内幕:牵连太多不能死!

中共的高级绝密自杀内幕:牵连太多不能死!



毛泽东,高刚等人都在天安门上

在中共中央七届四中全会后,高刚撤销了所有内外党的立场和纪律处分。在此期间,他非常担心和焦躁不安。最后,他以自杀结束了他49岁的生活......

1954年8月,高刚被训练了半年。他写给中心的《我的反省》已被移交了100多天,但没有回应。自7月初以来,电台播出了各地代表名单。他仔细听,并注意到他是否有他的名字。他的情绪越来越不安,他总是有很多麻烦。 8月10日左右,出现胃肠功能紊乱的症状:腹泻,消化不良等,但拒绝治疗。

虽然中央政府决定对高岗实施纪律,但也决定在楼上设一个值班室,离卧室只有四五米,让我(注:作者是前高岗书记,领导人学科组赵嘉良)值班。我住在高岗卧室的对面,这样我就可以随时注意到高岗的每一个小变化,并及时向中央政府报告,以免发生意外。但事故仍然发生。

事发后

8月16日星期天,天气晴朗,无云。

我今天没有研究过。高刚吃了早餐,走到楼上,从卧室到客厅,办公室,从走廊到尽头,到值班室,监护室,秘书卧室......就像走动一样,喜欢看什么。

上午11点,高丽的妻子李立群从外面回来,赶紧上楼。这个6岁的女儿告诉她的母亲:“爸爸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,闪烁着尖叫。”李立群马上就去了卧室。看看高刚握住灯的电线,并用电插座站在墙上。

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“哦,没什么,看看这个插座,没有电。”

李立群抓起电线,怒气冲冲地说:“你,你,想要找到死亡!”

高刚非常尴尬:“没什么......你向赵局长报告,立即请别人带我走!”

李立群意识到高刚试图自杀,但她害怕刺激他,对他不利,所以她没有报道此事。巧合的是,我今天休息了一下,赵光华副局长值班。李立群并不像他那样熟悉他。这就是为什么她没有及时反映这一点的原因之一。她更加警惕,不让高刚离开他的视线。小睡后不久,我突然从高岗消失了。李立群环顾四周,最后在起居室的小楼梯下找到了他。这是通往楼下大厅的通道,大厅已经关闭了半年,堆满了许多杂物,上面覆盖着蜘蛛网和灰尘。高刚去了那里,显然很不正常。

“你在做什么!”

“我没有这样做,只是看一看。”

“你想死!”

“然后你会立即报告,让人们把我带走!”高刚触动了李立群的弱点。

李立群急于发誓:“你,你!”说,把他拉了起来。

在此之后,高刚带了几个人打麻将,而李立群仍然没有说什么。

下午6点,我回高家,高冈拉我打麻将,玩到午夜。后来,我意识到他打算不让李立群单独联系我,担心她会报告白天发生的事情。

直到17日凌晨1点,高刚勉强吃了一碗稀饭,这是16日的一顿晚餐,很快就上床了。李立群已经放下并休息了。高刚没有睡觉,与李立群谈了很长时间。

在那段时间里,高刚经常在半夜与李立群交谈。他今晚说得更多,他的情绪非常令人兴奋。他谈到了自己的经历,谈到了近年来发生的事情,谈到了他的思想矛盾和疑虑,等等。他说:“我为生命中的革命做了很多好事,我为党和人民做了一件事我很抱歉,我很抱歉。现在,我的问题涉及到很多人,我怎么能买得起?最好死。现在是时候了!“

在过去六个月的纪律处分中,尤其是自七月以来,高刚一再表示“死比死都好”。因此,李立群像往常一样,没有特别注意它,反复劝他。

不知不觉,时间已经过了凌晨2点30分,怀孕的李丽群太困了。她对高刚说:“如果有什么,那就让我们明天谈谈吧。”高刚叹了口气说:“睡觉......”

李立群回到折叠床上,很快就睡着了。高刚没有睡觉,躺在大床上一动不动。突然,他坐起来,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一个大的“快速睡眠”胶囊,并迅速将其放入口中。但吞下如此大的胶囊并不容易。他起床,拿起水瓶倒水,却发现水瓶是空的。所以他走过洗手间,去了值班室,向值班人员请了一杯温水,一口气喝了。这时,早上3点20分。他没有意识到在黑暗和匆忙中,一个胶囊在床上,在他的身体下面丢失了。

8月17日星期一,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。李立群醒了,已经8点多了。她洗脸,迎接她的小女儿:“想要叫醒爸爸。”孩子甚至没有任何反应地高喊着推高岗。她喊道:“妈妈!爸爸无视!”

李立群震惊地匆匆走到床边。他一次又一次地打来电话,又推了推。高刚只是睡了而且没有醒来。她惊讶地走出卧室,砰地一声关上门,大声喊道:“赵局长,赵局长!来吧,来吧!”

我正在看书,我很震惊。我赶紧离开了房子。因为角落太强了,我摔倒了,爬上去跑,然后冲进了高岗卧室。然后,董秘书和值班室里的同志也跑进来,围着床铺。我看到高刚躺在大床上,盖上毯子,均匀均匀地呼吸。

李立群继续大喊大叫。